标题    全文    标题或全文  |   精确查询    模糊查询
标题:
全文:
案号:
案由:
全部
案例来源:
全部
审理法官:
公诉机关:
全部
当事人:
不利因素:
全部
裁判时间:
格式:YYYY-MM-DD,例如:2015-07-06
附带民事赔偿:

明知外观设计专利缺乏权利基础仍然向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构成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

————深圳市乔安科技有限公司与张志敏、上海凯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案

案例要旨

  恶意诉讼的构成要....(您当前的权限无法查看该内容)

 

案例正文


  
深圳市乔安科技有限公司与张志敏、上海凯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案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沪民终13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志敏,女,1983年12月22日生,汉族,住上海市普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莉,德恒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诗杰,德恒上海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乔安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
  法定代表人:陈晓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健红,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龙飞,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上海凯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崇明区。
  法定代表人:刘小梅,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上诉人张志敏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乔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安公司)、原审被告上海凯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聪公司)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17)沪73民初37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2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4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张志敏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莉、被上诉人乔安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叶健红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凯聪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志敏上诉请求:撤销(2017)沪73民初379号民事判决,改判驳回乔安公司一审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一审法院在没有反证且有佐证的情况下不认可证人汤某的证言内容,系认定事实错误及适用法律错误。汤某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擅自公开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张志敏对此并不知晓。2.一审法院虽认可了张志敏提交的证据9和证据10的真实性,但不认可该两份证据的关联性,系事实认定错误。该两份证据可以证明张志敏在(2014)杨民三(知)初字第161号案(以下简称161号案)审理期间怀孕、分娩,在客观上亦不可能了解该案中涉及凯聪公司在先销售专利产品的证据。3.一审法院仅以张志敏当时系凯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推定其知晓凯聪公司在先销售专利产品,进而认定其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恶意申请专利、恶意诉讼,缺乏事实依据且法律适用错误。事实上,在161号案审理期间,诉讼双方均未注意到涉案产品的外观,在后续外观设计侵权案件的审理和外观设计专利无效宣告程序中,亦未将161号案中的在先销售产品作为现有设计证据。4.一审法院以张志敏未在专利无效宣告程序中提出新颖性抗辩意见为由认为张志敏的辩称意见依据不足,存在事实认定错误,且不符合逻辑。事实上,乔安公司在专利无效宣告程序中未提出凯聪公司在先销售专利产品的证据,张志敏亦不可能对此进行抗辩。5.一审法院以张志敏在(2016)沪73民初18号案(以下简称18号案)中提出人民币(以下币种相同)1,000万元诉讼标的超出一般外观设计专利案件的判赔金额为由,认定张志敏在该案中申请财产保全具有过错,系事实认定错误。张志敏在该案中提出1,000万元的索赔金额具有合理性,根据被控侵权产品单价和销量可以计算出被控侵权产品的销售获利达1,000万元,故张志敏不存在主观恶意和过错。6.涉案专利的授权公告日为2014年6月25日,一审法院认定该节事实错误。
  乔安公司辩称:1.汤某的证人证言不具有可信性,无法否定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已被在先公开。2.张志敏提交的证据9和证据10不具有可信性,无法否定其作为法定代表人明知或应知其发起161号案和18号案的行为及其对应的法律责任。3.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错误的损害责任不以主观过错为要件,张志敏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故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凯聪公司未发表意见。
  2017年6月27日,乔安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张志敏和凯聪公司连带赔偿乔安公司经济损失100万元;2.张志敏和凯聪公司连续七日在凯聪公司官方网站中文版首页显著位置,在新浪网、搜狐网和网易网首页显著位置,在《深圳特区报》、《法制日报》、《中国知识产权报》第一版显著位置向乔安公司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张志敏是名称为“监控摄像机(S421C)”外观设计专利的专利权人,专利号为ZLXXXXXXXXXXXX.6,专利申请日为2014年1月9日,授权公告日为2016年6月25日。2016年6月13日,乔安公司向原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专利复审委)针对前述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提起无效宣告请求,2016年9月18日,专利复审委作出第30118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宣告专利权全部无效。
  乔安公司成立于2010年3月15日,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子产品、机电设备、安全技术防范产品的生产加工、技术开发及购销……”等,注册资本2,000万元,陈晓明系该公司股东、执行董事、总经理、法定代表人。
  凯聪公司成立于2008年4月9日,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为“……电子数码产品、摄影摄像器材的销售、安装、维修……”,2016年9月14日,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张志敏变更为刘小梅。
  2013年11月18日,证人汤某在凯聪公司工作期间以邮箱名“纤纤汤某xianxian.tx@kaicong.info”为发件人向邮箱名为“kaicong@kaicong.info”的收件人,发送过一封电子邮件,该邮件内容为“同学们:即日起,K1平台原421的链接完全替换成421C;如需购买421和421B的产品请选用以下链接……请周知……”。
  2014年4月29日,凯聪公司向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起诉乔安公司商业诋毁纠纷一案,即161号案。2014年12月24日,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凯聪公司的诉讼请求。2015年7月3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二审判决,对上述一审判决予以维持。根据该案查明的事实,2013年12月6日、12月9日、12月11日,有三位买家在凯聪公司在天猫网上开设的“凯聪安防科技店”店铺购买了421C凯聪夜视监控器探头,根据凯聪公司向法院提交的(2014)沪嘉证经字第239号公证书记载,上述买家的名称分别为“田凤豺”、“习再便”、“许坞井”,订单编号分别为“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2017年10月27日,乔安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持法院调查令向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调取前述三个订单所对应商品的交易快照。2017年11月14日,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光盘一张,内有与上述订单编号对应的交易快照图片,三张图片显示的商品名称均为“1080线监控摄像头监控摄像机夜视监控器探头421C凯聪”,宝贝详情中有商品的外观图片以及“凯聪S421C”的产品参数、产品细节等介绍内容。经比对,上述交易快照中421C凯聪商品的外观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基本相同。
  2016年1月6日,张志敏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起诉乔安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也即18号案。2016年7月29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张志敏的诉讼请求。该案业已生效。根据18号案查明的事实,张志敏起诉认为乔安公司在天猫网开设的乔安旗舰店销售的“乔安1200线监控摄像头高清红外夜视安防陈列机室外防水探头器”商品(型号为JA-516KRB-T)侵害其享有的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诉请赔偿金额为1,000万元,并在该案审理过程中,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2016年1月25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民事裁定,裁定“冻结深圳市乔安科技有限公司银行账户以及支付宝账户内的资金1,000万元或查封其相同价值的其他财产”。2016年2月,法院执行冻结了乔安公司在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观澜支行账号XXXXXXXXXXXXXX中的4,671,508.22元以及在淘宝网支付宝账号中的362,580.17元。后,经乔安公司申请并证明其在前述银行账户中的冻结金额已经达到1,000万元,2016年2月25日,法院解除了对其前述支付宝账户的冻结。2016年8月25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民事裁定解除了前述财产保全措施。
  2016年2月15日,乔安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决定由乔安公司向其法定代表人、股东陈晓明借款770万元用于解除前述支付宝账户的冻结问题。乔安公司提交的平安银行深圳观澜支行的收付款业务回单显示,2016年2月18日,陈晓明向前述乔安公司银行账户转账305万元,备注为法人借款;2016年2月23日,转账金额为10万元,备注为法人借款;2016年2月26日,转账金额为40万元;2016年3月8日,转账金额为60万元,备注为法人借款;2016年3月16日,转账金额为25万元,备注为法人垫付;2016年3月29日,转账金额为50万元,备注为法人借款;2016年4月7日,转账金额为15万元,备注为法人借款;2016年6月20日,转账金额为265万元,备注为法人借款。
  根据乔安公司提交的委托合同、发票等证据,乔安公司就18号案支出了律师费10万元、公证费4,000元,就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无效宣告事宜支出律师费3万元、专利无效申请费1,500元、口审差旅费3,303元。乔安公司就本案支出的费用13,408元,其中财产保全费5,000元,担保费3,000元,查档费500元,差旅费4,908元。
  2018年8月17日,张志敏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持法院调查令向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调取商品ID为XXXXXXXXXXX的商品于2013年10月15日当日任意一笔成交交易的交易快照。2018年8月27日,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提交光盘一张,内有一张交易快照图片,该图片显示的商品名称为“900线高清监控摄像头监控摄像机夜视监控器探头421凯聪”,宝贝详情中有凯聪S421产品的外观图片以及产品参数等介绍内容,经比对,上述交易快照中的凯聪S421产品的外观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有较大区别。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张志敏提起18号案诉讼的行为是否构成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二、张志敏就其在18号案诉讼中提起财产保全的行为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三、本案的赔偿责任承担问题。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
  一审法院认为,所谓恶意诉讼,是指当事人以获取非法或不正当利益为目的而故意提起一个在事实上和法律上无根据之诉,并致使相对人在诉讼中遭受损失的行为。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认定的构成要件包括:1.一方当事人以提起知识产权诉讼的方式提出了某项请求,或者以提出某项请求相威胁;2.提起诉讼请求的一方当事人主观上具有恶意;3.该诉讼行为给另一方当事人造成了实际的损害后果;4.提出诉讼请求的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
  对于上述要件1,张志敏于2016年1月6日就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向乔安公司提起了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诉讼,也即18号案,张志敏在该案中的诉请明确,乔安公司亦应诉,法院经审理后作出了实体判决,因此,张志敏实施了完整的知识产权诉讼行为。
  对于上述要件2,恶意是一种主观故意,即一方当事人明知其诉讼行为缺乏法律上的依据和事实上的根据,以损害对方当事人利益或为自己谋取不正当利益为诉讼目的。由于当事人主观意图的判断具有较强的不确定性,因此应当结合当事人据以诉讼的权利基础以及提起侵权诉讼等过程中的具体行为加以判定。在本案中,一审法院认定张志敏提起18号案缺乏基本的事实与法律依据,具有主观恶意,理由如下:1.根据前述161号案查明的事实以及案外人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提交的相应交易快照等证据显示,在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申请日之前,凯聪公司在自己经营的天猫网店上公开销售了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基本相同的421C凯聪监控摄像机,张志敏作为凯聪公司当时的法定代表人对上述事实应当知晓,而张志敏仍然将已经公开的产品设计申请专利,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属于恶意申请专利的行为;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以下简称专利法)的规定,外观设计专利可不进行实质审查而获授权,也即外观设计专利的权利基础本身具有较大的不稳定性,张志敏作为权利人对此应当知晓,却仍然向法院起诉乔安公司侵权,并提出了高达1,000万元的赔偿诉请;3.凯聪公司与乔安公司系同业竞争关系,张志敏的诉讼行为具有打击竞争对手的意图。
  关于张志敏与凯聪公司辩称由于凯聪公司员工的工作失误导致18号案外观专利的设计被提前公开,因此张志敏与凯聪公司不具有主观恶意。在本案中,张志敏与凯聪公司援引专利法二十四条第(三)项之规定,认为在专利申请日前六个月内其公司员工未经同意公开专利设计,并不会使18号案专利丧失新颖性,进而不能推断张志敏与凯聪公司具有“明知自己不应享有专利权”的主观恶意。对此,一审法院认为,张志敏与凯聪公司据以主张“他人未经申请人同意而泄露其内容”这一事实的证据仅为凯聪公司的前员工汤某的证人证言,并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一审法院对该证人证言不予采信,而且在18号案外观设计专利的无效宣告程序中,张志敏作为专利权人也未向专利复审委就新颖性问题提出过上述抗辩意见,因此,张志敏与凯聪公司的该项辩称依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张志敏与凯聪公司辩称张志敏未实际参与公司经营故对专利公开事实并不知情。一审法院认为,在161号案、18号案发生期间,张志敏作为凯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18号案的外观设计专利的专利权人对相关诉讼行为应当知情同意,并承担相应的责任,一审法院对张志敏与凯聪公司的相关辩称意见不予采信。
  对于上述要件3、4,在18号案中,乔安公司为应对张志敏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确实支出了律师费、公证费,给乔安公司造成了经济损失,上述费用与张志敏的诉讼行为有当然的因果关系。
  综上,张志敏在明知18号案外观设计专利缺乏权利基础的情况下,仍然向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使乔安公司受到经济上的损失,属于滥用诉讼权利,构成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五条规定,财产保全申请有错误的,申请人应当赔偿被申请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损失。该案由属于侵权责任纠纷,应当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在考察当事人的行为是否具有过错时应当综合衡量当事人的诉讼行为、财产保全行为以及裁判结果等要素予以认定。张志敏在明知其申请的外观设计专利系已经公开的现有设计,滥用诉权向存在竞争关系的乔安公司恶意提起18号案的诉讼,并在提起诉讼的同时申请冻结乔安公司银行账户以及支付宝账户内资金1,000万元,明显超出一般外观设计专利案件的判赔金额,为此张志敏应当对该保全行为负有审慎义务,即应当考虑申请财产保全是否确有必要,金额是否明显过高以及是否会给乔安公司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但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张志敏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而18号案的最终裁判结果为张志敏败诉,因此,一审法院在综合上述因素后,认定张志敏申请财产保全的行为具有过错,并给乔安公司造成了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在本案中,乔安公司主张凯聪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的依据在于,18号案中张志敏的律师费、公证费等系由凯聪公司代为缴纳,对此,一审法院认为,凯聪公司并非18号案的诉讼当事人以及财产保全申请人,凯聪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在没有证据证明两被告具有人格混同、财产混同的情况下,乔安公司的该项主张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对此不予支持。
  乔安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赔偿数额包括:1.恶意诉讼导致的经济损失,即18号案的应诉费用包括律师费10万元、公证费4,000元、专利无效程序律师费3万元、专利无效申请费1,500元、专利无效差旅费3,003元,共计138,503元;本案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财产保全费5,000元、担保费3,000元、查档费500元、差旅费4,908元,共计13,408元;2.财产保全错误导致的损失,即乔安公司资金拆借利息共计711,299元;3.其余赔偿金136,790元。上述3项赔偿金额共计100万元。张志敏与凯聪公司认为,乔安公司的赔偿主张应当仅限于律师费、公证费以及资料费等经济损失,其余的经济损失均与18号案无关,乔安公司的赔偿诉请过高,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
微信“扫一扫”
法信App“扫一扫”
操作提示
对不起,您未登录或没有权限,不能进行操作!
关联法条X